掃一掃立即申請
2019-09-30 14:48 中國新聞網
微博 微信 QQ空間

  9月25日的深圳,空氣中有了少許秋的味道。在深南大道旁的騰訊大廈里,騰訊高級執行副總裁、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總裁湯道生要向外界交出一份年度答卷。

  2018年9月30日,騰訊開啟了一場“決定未來20年命運”的大轉型,全面發力產業互聯網。作為承載騰訊轉型產業互聯網最核心的部門,某種意義上,CSIG的使命是要“再造一個騰訊”。

  彼時對騰訊來說,這是開啟“互聯網的下半場”的戰略調整。在互聯網的上半場,擁有十多億用戶的騰訊是贏家,但更激烈的競爭也接踵而至:在社交業務上,用戶增長瓶頸顯現;在信息流業務上,面臨與今日頭條等競品的正面交鋒。

  “12年來,我最深刻的體會是,騰訊從來沒有哪一天可以高枕無憂,我們每天都如履薄冰。”去年8月,騰訊董事會主席兼CEO馬化騰在接受《人民日報》采訪時道出了自己的心境。

  巧合的是,在9月25日接受記者采訪時,湯道生也用了“如履薄冰”一詞形容自己的狀態。經過一年的探索,他對自己的成績滿意嗎?

  超越連接極限

  騰訊的上一次大轉型發生在2011年,確立了“開放”戰略,通過賬號關系鏈、流量、支付體系以及投資等,跟行業形成共生關系,做大了朋友圈。

  但在互聯網人口紅利見頂、互聯網滲透率提升空間有限的背景下,行業下一個增長引擎在哪里也成為包括騰訊在內的互聯網公司關注的焦點。

  騰訊選擇了產業互聯網。去年9月,騰訊宣布組織架構調整,讓C端產品形成矩陣去應C端的挑戰,這就是騰訊的平臺與內容事業群(PCG)。而最重大的變化無疑是新成立了面向產業互聯網的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讓外界看到騰訊在To B市場重銀行信息港入的決心。

  據騰訊內部人士透露,馬化騰在2017年就已經開始醞釀新一輪的架構調整以實現轉型。在當年年底的員工大會上,他表示:“在管理方面,我們面臨最大的問題是內部的組織架構,現在的騰訊需要更多To B的能力,要在組織架構上進行從內到外系統性地梳理。”去年9月30日的這次架構大調整,為騰訊向產業互聯網進發理順了業務關系。

  事實上,騰訊選擇產業互聯網作為賽道是有著明確的邏輯支撐的。馬化騰在今年3月的一次演講中說道:“微信已經成為中國首個擁有10億級用戶的互聯網產品,但連接人與人的極限,在全世界就是幾十億個節點。如果連接人和物,人與服務,節點規模將會增長到幾百億,甚至幾千億的量級。”

  那么,騰訊能做好產業互聯網嗎?

  “朝目標狂奔”

  9月25日下午,湯道生按照約定的時間,一路小跑來到了采訪室。坐定后,記者讓他給騰訊過去一年的組織調整做一個總結,他給出的答案是“朝目標狂奔”。

  對于騰訊,產業互聯網這條路并不平坦,湯道生必須憋足了氣力向前沖。

  其實,在沒有正式宣布進軍產業互聯網之前,“騰訊有無To B基因”的問題早已成為外界討論的熱點話題。問題的背景也很簡單:騰訊此前的業務在C端高度聚焦,切入到不熟悉的B端業務后,自身能力難以匹配客戶的需求。

  騰訊內部正視這些問題。產業互聯網涉及到各行各業,每個行業都有自己的特點,“隔行如隔山”。湯道生表示,CSIG涉及的行業非常多,他們也有非常了解行業的團隊,外部、內部都在培養不同領域的專家和他們一起做產業互聯網的業務。但他還是坦言,他們不可能了解那么多行業、對每個行業都有深刻的理解。這也是他們需要努力的地方。“每個行業的水還挺深。”他說。

  在競爭激烈的市場環境下,騰訊的產業互聯網業務與互聯網能力的嫁接,以及對用戶的連接能力成為其開拓B端市場的優勢。按照湯道生的理解,騰訊一方面有技術積累,另一方面在C端同用戶有廣泛的觸點。而B端企業也非常關注怎么服務好用戶,而這恰恰是騰訊的能力:從C端到B端,最后又到C端,打通全產業鏈價值形成差異化競爭。“選擇并用好自己本身的優勢加以延展,這是我們在走的路。”湯道生說。

  在騰訊拓展的領域,比如智慧出行、教育、醫療、智慧零售、金融等行業,協助B端客戶服務背后的用戶群體成為騰訊的一個優勢。騰訊的產業互聯網業務有一個典型案例——“粵省事”,在這一全國首個集成民生服務的微信小程序上,可辦理包括社保、公積金、出入境等700多項業務,其中617項實現“零跑腿”。“粵省事”擁有實名用戶近1500萬,高峰單日訪問PV達到2700萬。有了“粵省事”的經驗積累,騰訊云已在上海、湖北、江蘇等十余個省市展開數字政務布局。

  “經過過去一年的組織調整,騰訊對產業互聯網有了更清晰架構、更明確目標,我們在往這個目標狂奔。”湯道生接受采訪時說。

另一視角

換一換

24小時熱文

熱門標簽

24小時熱文

點擊:
3D数字组合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