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9 13:11 一本財經
微博 微信 QQ空間
     超利貸借條,正在用最野蠻的方式,去收割現金貸的用戶。”  用戶蘇毅堯如今已借了7個借條,到手7700多,應還1.3萬,加上逾期罰金,如今已滾到了5.2萬。(本文中的借條模式,特指“超利貸借條”,應受訪者的要求,文中部分人名為化名)​​

監管之后,現金貸正在退潮。已鮮少再有平臺能貸出錢來,而一種潛藏水底已久的“借條”模式,卻開始變得爆火。

他們獲客簡單粗暴。

他們從貸款超市和催收公司手里,6元一條購買借款人數據,直接打電話給借款人:“你需要貸款嗎?”

他們利息高得嚇人。借款人到手1000元,7天后卻要還1500;一旦逾期,一天的罰金就是200元。年利率高達2600%,業內將其稱為“超利貸借條”。

他們催收極為殘暴。PS用戶的裸照、寄小骨灰盒等,是他們常用的方式。他們利潤卻非常可觀。一個十來人的“小作坊”,月放款100來萬,月凈利50多萬。

 

而這個領域,尚屬于監管空白,用戶投訴無門。深陷其中的用戶,幾乎沒有全身而退的可能,“碰了借條,死路一條”。

浮出水面

進入2018新年后,大中介平野終于找到了新的商業模式。

現金貸監管后,幾乎所有的平臺,都難再貸出錢來。以前靠幫借款用戶“擼口子”賺錢的平野,一度以為自己即將失業。

“上帝堵住一道門,就會打開一扇窗。”平野突然發現,朋友圈開始被一種新的借貸廣告擠滿,整個中介圈,齊齊掉頭,沖向了一個比現金貸更暴利的玩法。

潛藏水下一年多的超利貸“借條”,開始復活。

在2016年之前,地下高利貸放款,都需要雙方面對面打借條。2016年開始,越來越多的網上“借條工具”出現,如借貸寶、今借到、無憂借條等平臺。

這就意味著,借貸雙方不用再見面,可以通過這些工具,直接網上打借條。這個商業模式,被地下高利貸利用,并演變成“超利貸借條”。

2016年,超利貸借條迎來了一輪小爆發。到2016年下半年,現金貸急速爆發,搶走絕大部分超利貸借條的用戶。

“相對來說,現金貸的利息更低一些,催收也更規范。”平野稱,很多借條玩家就又回到原始的“地下高利貸”。

但最近現金貸行業剎車,超利貸借條再次爆發。“最近,我身邊的中介幾乎都轉型,開始做借條了。”平野稱,自己身邊新成立的團隊,就有幾十個。

“現在大家的打法都比較野蠻,都不會成立公司,都是小作坊式的,十幾個人,甚至幾個人都能干。”平野稱,他們都深知,超利貸是違法的,因此都深藏地下,絕不現身。“我們團隊就10個人,5個獲客,2個放款,3個催收。”平野稱,拉個草臺班子就可以開干。

但這個小團隊盈利能力超強,目前他們一個月的放款額是100萬,除去人力成本、獲客成本、壞賬,每月可賺50多萬。

超利貸借條,正在用最野蠻的方式,去收割現金貸的用戶。

“那些黑到死、已被催收逼得四處躲債的用戶,我們不借。”平野稱,借給這種用戶,自己就等于變成了“接盤俠”。

而他們會挑那些已被現金貸培養了消費習慣,但現在無處借款的人。

“其實我們是要萬分感謝現金貸平臺的,他們幫我們培養了用戶,且幫我們剔除了最差用戶,留下一大群肥羊。”平野稱。平野保守估算,最近一個月新出現的借條平臺,有上千家,“溫州尤其多”。

另一視角

換一換

24小時熱文

熱門標簽

24小時熱文

點擊:
3D数字组合词典